福建日报报业集团主管 《福建法治报》官方网站
原创 | 法治福建 | 记者调查 | 时政 | 国内 | 普法课堂 | 法治时评 | 说法 | 求证 | 大案要案 | 权威发布 | 公安 | 检察 | 法院 |

山西闻喜有个“盗墓黑帮” 保护文物的民警成“保护伞”

2018-05-23 13:14:33 来源:福建法治报

福建法治报-海峡法治在线5月23日讯  近日,山西“扫黑第一案”、闻喜侯氏“盗墓黑帮”案相关被告人陆续被审判,其中已有1人一审被判处死缓,8人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。

据了解,侯氏“盗墓黑帮”的头目原为上世纪90年代的文物案在逃人员,躲过风头之后“招兵买马”,盗贩文物,坐大成为当地的黑恶势力集团。闻喜县一些专门保护文物的民警,在巨额经济利益驱动下,沦落成犯罪分子的“保护伞”。

令群众“谈侯色变”的“盗墓黑帮”

闻喜侯氏“盗墓黑帮”靠盗墓逐渐坐大,还垄断了当地的赌场、毒品等市场,敲诈勒索、无恶不作。“闻喜县只要能挣钱的产业,侯家都要插一脚”,当地群众“谈侯色变”。

山西南部地区地下文物丰富,不仅有新石器时代、夏商周时期的文化遗址,还有汉、唐、宋、清等时期的多处古墓群,侯马市、闻喜县等历史文化重镇均位于此,文保单位众多。

上世纪80年代,“要想富去挖墓,一夜能成万元户”,在巨大的经济利益刺激下,晋南地区盗掘古墓葬逐渐猖獗。侯马市“侯百万”“郭千万”等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特大文物犯罪集团一度集聚成势,大肆盗掘古墓葬,盗贩、走私国家文物。

上世纪90年代中期,山西省在晋南地区组织开展了一场打击文物犯罪的“南征”专项斗争,涉黑文物犯罪集团成员纷纷落网,侯林山、郭秉霖等多名首犯、主犯被执行死刑。但是,还有一批在逃人员漏网,盗墓产业并未在这块土地上真正消失。

当时的十大文物在逃人员之一侯金发,正是其中一条漏网之鱼。随后,侯金发与其兄弟、公安部A级在逃人员、曾涉嫌倒卖河南三门峡市虢国墓珍贵文物的侯金海再次“招兵买马”,以盗贩文物起家,发展成以侯氏四兄弟为首的公开开设赌场、吸毒贩毒、敲诈勒索、无恶不作的黑社会性质组织。

“盗墓黑帮”的“流水线作业”

自1993年起,侯金发与侯金海等人通过收编、豢养“盗墓高手”,抢占“墓葬地盘”,“流水线作业”,形成了盗贩文物的罪恶链条。

据一些“盗墓高手”供述,除了自己“寻墓点穴”,他们还紧盯市场,一旦市场上出了“新货”,就千方百计打听到出货地点,然后暴力“抢占地盘”,安排“盗墓高手”去盗挖。比如,侯氏“盗墓黑帮”抢夺了中条山下酒务头村的疑似商代墓群后,就将此地霸占,如“做工程一样”吃干榨净。

他们在盗墓手法方面不断“升级”,从原来的洛阳大铲、小铲盗挖,发展成现在的火药炸墓。“高手”依靠一根探杆带出来的土样和手感,就知道底下有没有墓、墓的具体位置。将墓葬找出后,在墓体一侧探杆扎出的小洞中倒满火药,爆炸之后,土向周边涌去,中间出现直径约半米的洞。“清货”人员下去,围着墓葬四边绕一周,清出“货物”,而墓中间的土不动,防止坍塌。“高手”能够做到将墓穴的墙体炸开但不伤墓体。

清出货后,他们一般会在接近洞口的地方做个隔挡,上部用土将盗洞回填,这些分布在村庄、田地下面的墓葬被盗后不易被发现。

据了解,这些盗挖人员多数家庭不富裕,文化程度不高,法律意识淡薄。他们只是底层苦力,“老板”才是幕后操控者和获益者。“‘清货’时一般下去两个人,一个是‘老板’安排的监工,防止挖墓者私藏货物。清出货后,‘老板’以很低的价格将东西收走,再高价贩卖。”据犯罪嫌疑人供述。